关于一些时间,还有一些过往

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忆,更不知道要怎么把回忆留住,我的文字的确苍白,但我已经尽力反射出光的斑斓,就像那段我们平凡又热血的时间。

无论怎么说,再开始之前很感谢你能停下来仔细地阅读这段文字,听我讲一讲一些过去,一些有意义的过去。

初识这两个论坛(野兽盒子和furry社区)纯属因为巧合。当时好像是因为疫情,无聊的网课自然挡不住我进行一个电脑手机双开的大动作,正好论坛当时在贴吧发布内测QQ群,于是我的主页就挂上了两年前的那句“Hello, Furry world”。

疫情实在无聊,当时除了网课就是上线肝肝游戏,剩下的时间全在躺尸。那时候十四五岁咋闲的住,刚好在别的QQ群看到语c(用语言来coaplay),觉得真的又好玩又有成就感,我就试着在另一个网站furry中文社区(已关停)创了一个帖子,取名叫福格特咖啡屋。其实这个名字说来也有点含义,forgot谐音福格特,意义就是提供一个树洞,让大家说说烦心事,忘掉过去,开启新的未来。

扯远了扯远了,说回当时,其实当时原本就是想着做着玩玩,刚开始也的确没太有人关注,于是前两天都是自己回自己。结果第三天就开始有一些朋友关注到了帖子了,渐渐的大家越来越多人也都在这里玩玩闹闹说说笑笑,我也会发发自己刚开始练ps但是画的一团糟的美食画(我真的很喜欢画吃的呜呜呜),回复帖子多着多着,短短一个月好像就盖到了几千楼。。。其实当时也真的是有些“诚惶诚恐”的,甚至没想到那边网站的朋友还为这个帖子专门设计了入口。不过大家都很友善,我甚至还记得当时第二次社区维修完之后,很多朋友第一时间去咖啡屋互相问候打趣的场景。其实当时也想过在野兽盒子这边把帖子搬过来(因为很多朋友在野兽盒子也都在furry中文社区),奈何自己当时开学马上要投入考试,没法拿到手机电脑,到现在这也便成了我一个小小的遗憾。

其实在这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一帮好朋友。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打错了弦,看到当时社区在招员工,我自己屁颠屁颠就跑去私信“应聘”,进了社区工作群之后才发现自己是最废的一个 : 有的朋友会编程写网页,有的会做UI,有的会画画设计,我就一大老粗啥也不懂,就只会“哇好厉害”“哇我也要给我也弄一个”。。。其实到现在,我感觉自己当时能好好的待在群里,真的完完全全就是因为朋友们的包容和友善呜呜呜。

还有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第一次直播,大家因为这个事都很上心,前一天晚上在工作室群里商量到凌晨,把所有的环节和注意事项分工都分析明确。因为当时是过年,大家都要忙,但是没有人去推脱自己的责任,无论是开头的我的世界,还是后面的太空狼人杀和普通狼人杀,每个游戏环节大家都在尽力做得很好,至少第一次直播就有几k的人气,社区也增了好多人。当天晚上大家也都很高兴,也都在为以后互相打气,因为努力都得到了回报。想想当时,真的就是一群热血青年在为了好而去努力,为了热爱去努力,社区服务器是工作室朋友凑钱买的,网页设计都是工作室朋友们自己做的,不断在打磨的APP软件也是社区工作室朋友们一点一点做的。不为钱,不为名利,为了喜欢,这也许就是青春啊青涩坚定的魅力。

但是可惜的是后来好景不长,大家该高考的高考,上学的上学,再加上意见不和资金不够,于是隔壁furry社区关停了。不知不觉的两年过去了。有一次社区里的朋友把服务器里面大家的帖子和文章都倒了出来,大家慢慢的在群里回忆,才发现当时原来我们都曾经疯狂过,肆意在文章里挥洒过自己的感情,在互相的鼓励中加油打气。当时我还在吐槽自己那时候怎么想的那么中二病,但是眼里却有了发涩的感觉。

当初社区的朋友还保留着联系,群也还在,还能看到当时一个个的群公告和大家文章凑成的文件包。社区的账号也无限停更了,仿佛一切都留在了那个美好的夏天,那有病毒肆虐,却顺着网络,连起来的一颗颗滚烫而又有些疯狂的青春。

我们都曾年轻,路还很长。


福克斯 迪亚安·芒

1 文章 帖子

评论
银灵魂酱 44 周

我们都曾年轻,路还很长。